廣雅中學高三學生把複習資料整理裝箱,送給學弟學妹 羊城晚報記者 陳秋明 攝
  觀點對對碰
  ■孩子緊張情緒要發泄是可以理解的。撕吧,不出格到打人就好!
  ■這樣的行為不僅撕出了環境污染,還撕出了對知識的不尊重!
  文/圖 羊城晚報記者 劉雲
  “高考結束了,終於可以說出心裡想說的話了。”昨天,廣州恆福中學的一位楊姓老師致電本報記者,希望媒體關註高考前後廣州若干中學出現的撕書現象,“撕書究竟是正常的減壓還是不正常的發泄?究竟是可以理解的狂歡還是故意製造的悲涼?”這位老師表示,“希望明年不再看到撕書的場景。”
  6月6日上午,廣州市恆福中學內一片歡呼加油聲,學生們稱之為“喊樓”,是給高三畢業學生鼓勁助威的。但在樓與樓之間的呼喊聲中,一片片白色的試卷紛紛飄落,不多時,教學樓下便鋪上了厚厚一層。這樣的撕書畫面,同在廣州育才中學上演。而廣州大學附中高三、初三學生五天前就已出現了撕碎的書本漫天飛舞的場景。
  教育工作者
  既不鼓勵,也沒制止,較曖昧
  撕書行為,該不該制止?釋放壓力式撕書,何時成了考前考後的“必演節目”?記者走訪幾位在校教育工作者,聽到了些許無奈的聲音。
  廣州大學附屬中學的一位老師用“不出格就好”來形容考生的行為衡量尺度,“高三孩子的學習那麼緊張,到這時候有情緒要發泄是可以理解的。家長都小心翼翼地,不敢因小事刺激孩子的情緒,我們更加不敢有過多干預了。撕書就讓他們撕吧,不出格到打人就好。”
  “為了完成高考目標,學校要求老師要放下權威,站在學生的立場去感受孩子的情緒。”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高三級長說:“只要學生們的要求合理,我們都會儘量滿足。”
  羊城晚報記者發現,在發生撕書行為的廣州中學校園裡,學校對高三學生的行為,既不鼓勵也沒有過多地制止,態度比較“曖昧”。“但我認為,這樣的行為不僅撕出了環境污染,還撕出了對知識的不尊重。”報料人楊老師說:“面對這一撕,學校應該旗幟鮮明地制止,不能基於學生‘釋放壓力’之所需,而包容撕書之錯。”
  中山大學社會學和人類學學院博士後夏循祥認為,學生的壓力固然要釋放,但釋放的方式必須正確,學校和學生家長能否跑在時間的前面,探索出深受學生歡迎的“釋壓法”,直接替代撕書釋壓呢?“要想校園的美麗風景線里不再有瘋狂撕書,校園管理目標可以考慮設置:今年高考不撕書。”
  過來人說
  不敢撕書,萬一考砸,還有用
  記者和幾位80後聊起“廣州高考撕書”現象,大家都表示非常理解,但當年的做法卻不盡相同。
  “我1996年參加高考,那時候的高考壓力並不比現在的孩子小,只是大家似乎已經習慣了帶著壓力往前走。”在天河一家外資企業工作的李先生告訴記者:“我清楚記得,高考前幾天需要清空教室準備考場,同學們把一摞摞的書和資料打包回宿舍。沒人有撕書的念頭,我也不敢撕書。我擔心自己萬一考砸了,來年復讀時這些資料也許還有用。高考完之後,一些同學把這些書和資料全部當垃圾賣給了廢品站,五毛錢一斤,能賣不少錢。”
  “我選擇不撕書的原因不只是因為它們還有用,而且是在情感上放不下它們,那些資料上密密麻麻的筆記,承載著我的整個高中歲月的努力。”已經開始創業的執信中學畢業生王偉聰感慨:“後來有一年聽到羅大佑的《閃亮的日子》,聽到歌里唱著:是否你還記得過去的夢想,那充滿希望燦爛的歲月,你我為了理想,歷盡了艱苦,我們曾經哭泣,也曾共同歡笑,我們曾經擁有閃亮的日子……,我總會想起高三的那段時光。”
  甘羽超是一位從事英語教育的培訓者,他說看到高三考生們撕書的放縱,心裡有些悲涼。“以前父輩總說,一本書對於他們那個年代是多麼來之不易,但現在的學生們實在是咀嚼不出《一面》中阿累對於書本的超然情愫。書本試卷在現在孩子眼裡,那是急欲掙脫的鋪路石、過河橋,到了即將到達勝利彼岸之前,就已經開始‘撕書不認人’了”。
  心理醫生
  減壓放鬆,方法很多,要正確
  羊城晚報記者從廣州市白雲心理醫院瞭解到,該院接診因壓力大引發心理問題的孩子越來越多。據廣州白雲心理醫院主治醫師劉合懿介紹,在門診,壓力大最典型的表現,是孩子覺得“學不進去了”,看到卷子、課本,腦子一片空白,什麼都看不進去。但等家長意識到時,要麼是孩子不願意去學校,要麼是已經出了意外。
  劉合懿醫師表示,雖然高考結束了,中考卻也已進入最終衝刺,這時候,每個孩子的壓力表現也都不一樣,有些會煩躁,有些睡不著,有些吃不下,有些覺得這個不會那個不會,很焦慮。這時候,家長和老師就要仔細觀察,一旦出現壓力過大的情況,要及時瞭解,和孩子溝通。“離考試那麼近了,拼死複習未必有多少好處,適當的戶外、體育運動是需要的,而且可能讓狀態更好一些。”劉合懿說,如果孩子的問題比較厲害,最好找專業的心理咨詢師。
  廣州市第二中學李副校長認為,相對專業醫生做一些心理減壓訓練和放鬆外,老師也可以以班級為單位做減壓訓練,作為學校而言,也會安排一些體育課、戶外活動幫助學生釋放壓力。
  一位執信中學學生家長說,“看著這些學生們用撕書這種行為來釋放壓力,我雖然能理解孩子們平時的壓力有多大,但是,釋放壓力有很多種方式,不一定要用撕書的方式來減壓。老師、家長和學校都應該擔起正確去引導孩子減壓的責任。”編輯:鄔嘉宏  (原標題:學生高考後撕書狂歡引爭議 老師不鼓勵但也沒制止)
創作者介紹

警隊

ovluajyngxgd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